尧羽先森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青夜/黑白骨科
OPM:埼杰
HP:德哈/伏卢/卢斯/布莱克骨科兄弟
MARVEL:盾冬/锤基/贾尼/寡鹰/EC/贱虫
全职:喻黄/伞修

【酒茨】失感

*非常严重的ooc(大概吧
*非常奇怪的文笔(绝对的
*非常希望不要被打死(逃走
——————————
Chapter 1 视觉

“挚友....”

“挚友...?”

“挚友!!!你在哪里?”

黑色黑色黑色黑色黑色....

茫茫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泥潭,一片混沌一片粘腻,伸手,看不见,左、右、上、下,全都是一样的景色,无边无尽的黑。

明明是恶鬼,明明是黑色眼白血红双眸的鬼子,这黑色,还真是有点恐惧。

“茨木。”

往向声音的来源,连一点波纹都没有的黑色。

“挚....友....?”茨木尝试着伸手,恢复成人形大小的鬼手微微在颤抖,小心翼翼带着期望。

指尖传来的是温度,随即手被温暖包裹。

“本大爷在这,傻子。”

——————————————

月色拨开重重叠叠的云,笼罩在山林,铺上一层银光,那山中别墅中摇曳着昏黄的烛光。

指若葱兰,又不似女子,修长又骨节分明。捏住黑红的酒碗,形状诱人嘴唇轻抿一口香醇,“听说,你最近当起了人类的式神。”

声音低沉而慵懒,魅惑而不失优雅。

“啊,”豪饮一口,没了半碗,“自从大江山那破事之后,累了。”

“你的头....?”

“茨木帮我找回来的。”不由得收紧了左手,“代价....他失去了一条手臂.....”

“.........”依旧是优雅的抿着酒液,纤长的睫毛下,那魅人心弦的双眸,闪过一丝心疼。

“但是啊,我们被晴明那个家伙召唤到寮中,做了一只式神,虽然力量不如从前,但也差不了多少。日子过得清闲,也是一种妖怪的享受了。”早已厌倦了打打杀杀,此生能牵紧你的手共赏每一日的朝朝夕夕便已满足。

到最后总是贪图平静的呢,我们,都是如此。

“那么,”好看的眉头从一开始就在时不时抽动,身后蓬松的大尾巴烦躁的摇摆,“不是说好了你我还有大天狗三只大妖的百年小聚吗????为什么带着这个小鬼!!!!”

听到这话,茨木就不爽了。

“哈!!!?你说谁是小鬼?我们现在就来打一架啊!!!虽然吾力量不及挚友但是对于你我还是有信心可以打过的啊!!”

“谁要跟你打啊....你这个跟空气讲话的臭小鬼....”看着那个对着自己旁边的空气大吼的妖怪,眼角抽搐,“你也不想想当年阿吞捡到你的时候我们是如何把你拉扯大的....要不是我经常与人类接触懂得一点带孩子的方法你怕是要吃生肉和高高高浓度酒精长成一个智障,不,你能不能活过两年都是个问题。”

“他看不见。”酒吞扶额叹了口气。

停下幼稚的争吵,看着眼前眼上蒙着一层白纱的茨木童子,“受了什么严重的伤?你们那没有桃花樱花惠爷爷或者什么吗?”

“不是伤啦....”酒吞又喝了一口,这次见底了,拿着酒斟给自己满上,“就是晴明那个家伙....搞什么666连抽谁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多符结果买到假货炸了....刚好茨木在里面辅佐他,结果都没受伤,突然茨木就失明了,晴明说他好像买到愚人节惩罚符了不知道那什么瓜皮玩意反正就是茨木会依次失去三项能力,一项好了下一项就接着来....”

“每项三天。一共九天结束。”茨木接话。

“是的。”酒吞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凑到茨木嘴边,“张嘴,吃东西。”

“哦哦哦哦哦哦!挚友啊!!!!”

“..........”

阿吞和小鬼从来的时候就牵着手,一直牵着牵到现在....阿吞的眼神温柔成那个鬼样子他都要怀疑那是假的酒吞童子了....哎....世态炎凉,踏着天下第一美色的绝美妖怪居然至今单身....啊不,大天狗那个冰块又无聊又中二还喜欢戴个丑面具的家伙一定...



......

“啊啊啊啊臭狗子你果然!果然是找别的狐狸了!”

谁能告诉我这只指着本尊大叫的紫毛小狐狸是谁,为什么他这么生气哇都炸毛了,看起来挺可爱的....臭狗子...?臭.....啊?

伴随着几片黑羽,金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把拽住那小狐狸搂在怀里,咬着毛茸茸的因为炸毛而竖起的狐耳,低沉的嗓音带着热气喷洒上去。

“这是我的发小,你们虽然都是狐狸但他是发小你是恋人。”

啊,原来是男朋友啊。

哈哈。

“唔喂!!!阿九!尾巴!!!尾巴全都炸起来了哦!!!!”酒吞拉着茨木远离这个九条尾巴都在可怕的扭动的九尾狐。

“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

“为什么世界上最美的我还单身!!!!”

———————————

“九哥今天怎么这么暴躁。”茨木站在房间的一边,双眼看着虚无,但他感受得到,挚友在他旁边。

“不知道啊,真是的,更年期吗?本大爷一直想喝的一坛好酒居然就给他打翻了,真是扫兴。”酒吞铺好床,走到茨木身边,“抬手,我帮你脱衣服。”

茨木乖乖的把手抬起,感受身上厚重的甲胄被一件件卸下。只剩一件里衣,薄薄的衣衫挡不住酒吞之间的温度,暖暖的,炙热的,扫过茨木的胸膛。

“挚友.....”

“啊?”

一个吻,很不精确的吻,落在了酒吞的嘴角,似乎感觉不对,挪了挪,却离唇瓣更远了。

傻子。

轻笑着,双手捧住茨木白皙的脸,对着那鲜红欲滴的唇瓣,霸道而又温柔地索取。

口中还是方才的酒味,酥麻的感觉在舌尖萦绕,交换着带着酒香的唾液,柔软的舌在纠缠,啧啧水声回荡在耳边,静谧的夜,银光静静地洒在院外的樱花树上。

不知何时滚落在床铺上,眼前一片漆黑,茨木胡乱的摸索着,手被抓住,放在一个温暖的你放上,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呼呼...挚友....你在哪....”

“傻子,我在这,永远在这,在你身边,你触手可及,你偏头就能吻到的地方。”

早晨.

“吞崽哦哦哦!!!起床啦我们去.....”

“哈啊!!!!?”实体化的黑气。

“去...去....去厕所呀阿爸老了诶诶厕所在哪呀....”

似乎已经快要正午了,外面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刺眼,透不过拉门上厚厚的纸,只留下淡淡的一点点明亮,还不及夜晚的一根蜡烛散发出的烛光。

一个和往常一样,又有些许不同的早晨。犬神家的小雀依旧在叽叽喳喳,风吹动樱花树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伴着树叶摩擦的沙沙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姑姑伞剑破空刺出的犀利声响,孟婆和山兔无时无刻的叽叽喳喳谈论着昨天前天大前天上周的八卦。

感受到怀里的茨木动了动,酒吞低下头,看着那睡着时才会露出的可爱面孔,不对,茨木这家伙从小就很可爱。

似乎是梦到什么,昨晚被吻的有些红肿的嘴唇微颤,喃喃着听不清的话语。这个白色头发的大妖怪,连睫毛都是雪白的。浓密又纤长,若此时有一束光打下来,一定会出现阴影的吧,在因为某些原因哭得红肿的眼之下。

凑前去,温柔的吻着茨木的眼睛,舌尖悄悄扫过柔软的皮肤。

“唔.....”一声不清醒的慵懒。

缓缓睁开眼睛,漆黑如墨的眼白,金色的眼瞳本该神采奕奕闪着流光,此时却如一汪死水,金色的水潭沉寂了。

巴眨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皱皱眉头,揉乱了一头柔软的白发,“早上了吗?还是很黑啊....”

一丝怒气,在心中闪过,带着对怀中恋人的心疼,开口的话语却一点也不温柔,“你笨的吗,忘了你现在看不见。”

“........”明显的僵硬,一瞬间又消失,颓废的软下身子,“哎....真是太可惜了....这样吾就不能看见挚友的飒爽英姿,还有那张扬霸气的红发和完美的身材,挚友在战场上的王者气概,鬼王的威压,看见那些被挚友吓得瑟瑟发抖的弱小妖怪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然后嘲笑他们,不过我知道挚友今天也一定是潇洒帅气玉树临风霸气外漏帅的全天下的人类与妖怪都为之惊叹!!!”

“.......”感受着怀里的家伙颓下来又莫名兴奋,酒吞没话讲,只好揉揉那蓬松柔软的头发,顺着脊背滑下,感受细腻触感。

坏笑,摸到下面的那两坨柔软,不怀好意地抓住,使劲揉搓,这力道恰到好处,让昨晚的记忆流回茨木的脑海里,尽管已经习惯了与酒吞翻云覆雨,但是身体还是和第一次一样敏感,甚至更加容易被酒吞挑起欲-望。

“唔...挚友....”身体越来越燥热,双臂环住酒吞的颈,寻找那带着酒香的唇。

“闭上眼睛,茨木....”啃咬着茨木的下唇,情-欲被挑起,“不用看着,你听着感受着就好了。”

乖巧的闭上眼睛,尽管他本来就看不见。

失去了视觉的身体其他观感更加敏感,能清楚地感受到酒吞灼热的肌肤贴在他的身上,热气喷洒在耳廓,颈间,胸前的两点被揉搓,恶意的舔舐,啃咬,酥酥麻麻的逼着他呻-吟出声。身后被打开了,用自己的体-液润滑的硕大,缓缓推进,茨木闭着眼颤抖,他能感受到,形状,甚至是血管脉络一切的一切,被差点把他灼伤的火热贯穿,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泪水从严重溢出,眼前依旧一片漆黑,但是酒吞的气息将他包裹住,温暖的霸道的紧紧的。

“挚友...啊啊....”身上的人已经开始律动,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侵袭到全身,一直到指尖。

“茨木....茨木....”吻着身下大妖的唇,动作温柔出水,但身下却无比粗暴,狠狠的,仿佛要贯穿,一片泥泞。

舐去茨木眼角的泪水,卖力的冲刺,最后,释放在深处。

一大股滚烫冲进身体里,腹部一阵温热,睁大了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身体颤抖着,被拥进一个温暧的怀抱,那个人的气息,就在眼前,看不见,鼻尖捧着鼻尖,摩擦着,脸颊被一只手抚摸,嘴唇碰着嘴唇,轻轻地拥吻。

“不管你是如何,茨木,不需要任何的恐惧,本大爷这辈子,都是你的。”

————————————
“这么能睡吗?已经正午了哦。”妖狐伸手夹了一块三文鱼寿司,蘸蘸酱油,放进嘴里,“唔!!!!!狗子你怎么放那么多芥末!”

“你蘸错了这是已津真天的。”大天狗把那碟芥末往旁推了推。

“好辣好辣好辣!!!”妖狐张着嘴,眼角渗出眼泪。

“对....对不起.....”胆小的姑娘低着头,揉搓着自己的羽毛。

“没事,你拿过去一点就好了,小生不在意的。”露出招牌式对待小姐姐才会出现的微笑,三秒过后又开始张着嘴喊辣。

牵着茨木的手,来到餐桌,再大天狗对面坐下。

“今天中午吃寿司啊....”酒吞夹了一块鳗鱼寿司,蘸了一点和芥末完美融合的酱油,“茨木,鳗鱼寿司。”

“啊~”张开嘴,把整块寿司吃进去,“好好吃!不愧是挚友,连为吾夹的寿司都是最美味的!!”

“真是受不了你....”妖狐终于把辣劲忍过去了,喝了一口大麦茶,大天狗帮他擦着眼泪。

“吾说的都是实话!挚友就是最好的!你有什么不服的!?”

“.........”

“看来茨木只有跟酒吞讲话的时候能找对方向...”安抚身旁被茨木突如其来的话吓到更加瑟瑟发抖的已津真天,妖狐无奈地对大天狗说。

“嗯。”搂着妖狐的腰,把他搭在小姐姐肩膀上安抚她的爪子扒下来,抓住,然后喂他吃寿司,加了一大坨芥末的寿司。

“啊喂喂你这是故意的吧放开我的手!!啊啊啊啊辣死了!!!”

红红的眼角超好看的。

大天狗没敢说出来。

————————————
“挚友!”茨木坐在院前的走廊上,没有聚焦的眼睛,脸对着酒吞。

“什么?”酒吞拿上一瓶清酒,走到茨木身旁坐下,肩并着肩。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吾马上就可以看到挚友了哦!”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茨木脸上挂着笑容。

“是啊....”今天是最后一天,再过一回你的视觉就回来了,可紧接着的,你还会失去一项能力,谁知道是什么。

喝了一口酒吞递到嘴边的酒,茨木抬头,像是在看着什么。

突然,茨木看向酒吞。

“亮光!!!!”

“什么?”

“有亮光!!!!吾看见了!!!!”抓着酒吞的手臂,茨木有点激动。

“视觉开始回来了吗?”酒吞放下酒碗,牵着茨木的手,十指相扣。

“有了!啊啊,可以看见了,虽然超级模糊,但是有了!颜色!红红的!是挚友!”

“噗....”就算过了几百年,茨木依然像是个孩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茨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抓着酒吞的手,酒吞温柔的看着他。

“挚友!我能看见了!我看见你了!还有房间!地面!花!草!樱花树!”

“是吗?那太好了。”酒吞看着茨木,接下来,会失去什么?

“挚友?”

“怎么了?”

“你为什么说话没有声音?”

@看雪的喵 你的两百斤大肥狗
化学课太无聊没管住手

【酒茨】怀崽十月(六)上

*不管怎么样ooc都属于我
*生子!!!
*生子!!!
*生子!!!
*多cp(大家看tag吧)
*前文戳我的头像:-3
——————————————
“第618号阴阳师!!”

酒吞拉着茨木跟着其他同伴还有自己啊阴阳师一起来到现世入口,接受工作人员的盘点检查还有听一些早就听过的注意事项。

“8位式神,三位阴阳师,一共11位。”工作人员说着,他身旁的判官在本子上记着,“这是现世的货币,这是现世的银行卡,里面存着你兑换的20w现世币,之前去过吧,会用吧?”

“去过,会用的。”晴明接过卡和现金,装进事先准备好的钱包里,拉上行李箱,背好背包,“走啦崽子们!!!”

———————————————

去现世和现世召唤是不一样的,现世召唤是一瞬间的事情(除非你要抹抹粉,擦白一点化个妆),而去现世就像是坐飞机,从日本飞到英国,需要半天时间。

在座舱内有一排排座椅,还有更衣间和厕所,因为大家去往现世肯定得便装啊,如果事先准备好了,那就可以睡上一觉或者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当然情侣间爱干的羞羞事是不允许的 :)

“茨木,你的鬼角没收好。”酒吞伸手揉揉茨木头顶没收好的那一点点尖尖。

“唔...”茨木摸摸头顶,催动妖力把角收好,鬼手也变成普通大小,已经七个月的肚子也用妖术掩盖起来了,身上穿着STUSSY的黑色卫衣还有Aape的收脚长裤,脚上一双Vans经典款,现在的茨木看起来就像一个染了白色长发的大学生,哦,骨折了一只手的大学生。

酒吞张扬的红发稍微收敛了一点,随意地扎在脑后,白色的Superme卫衣和黑色Y-3短裤,和茨木一样的经典款,两只大妖怪坐在一起,在现世也是无比的养眼。

山兔和孟婆两个小姑娘没有把青蛙先生还有牙牙带出来,毕竟现世没有这东西先不说,这俩小姑娘连驾照都没有!

姑姑最近剪了短发,头发被染成黑色,黑色的紧身牛仔裤还有黑色军靴,露脐白色背心还有黑色的IZZUE外套,仿佛是年轻时那个嚣张跋扈的少女。

大天狗和妖狐截然不同的两个风格,一个穿着白衬衫和休闲西装裤,衬衫袖子被卷起至手肘以下,收起黑色的羽翼,金色的柔顺短发没有刻意的打理,一副懒散的公子模样,一个oversize大卫衣和短裤,高邦的帆布体现着小腿的诱人线条,长发被扎起,一顶NEW ERA的帽子扣在头上,手上戴着两个Chrome Hearts戒指,有钱的少爷?

这些都是晴明前阵子活动攒的金币换来的,天知道他家的式神怎么这么喜欢这些贵贵的东西!!!*①

“把你脚上那双椰子脱下来再摆出愤怒的表情比较好。”博雅喝了一口橙汁,搂住这群败家子之首。


—————————————

这次的目的地是——中國!!!!

“挚友挚友!!人好多啊!”茨木童子几百年的妖生可没见过几次如此多人的场面,连百年前大江山那一战中都没有。

红发的妖怪捂住这喧闹家伙的嘴,然后把那些望过来的人们瞪回去。要知道他们的发色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这好像没见过世面一般的家伙又喊得那么大声,真是够窘迫的。

“要是你再这么吵这几天你就在酒店的大床上过吧。”酒吞童子叼着茨木的耳尖,用嘴唇摩擦。

“挚友,我可是怀孕人士哦!”声音如愿变得很小,但这少见的得意让酒吞挑挑眉,尽管他好像没有眉毛。

“行啊茨木,会跟本大爷讨价还价了。”

过海关的人很多,根据晴明的交代,这里是一个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啥啥,像是叫做,香港。他们刚刚就是从香港机场出来的,身边的人类讲着各式各样的语言,真的很奇怪,那一群人明明都是亚洲人,但是讲的语言完全听不懂啊,跟印象中的中文差远了,然后他们居然能做到一句话里掺杂了几种语言,很恐怖!

晴明带着他们来到其中一条队伍排队,然后把每个人的护照发到各自手上,“这是护照,等一下那个穿黑衣服的人会让你们给他,一个个来,不准挤,不准一起。”

“好的~”

——————————————
“Hello sir,please give me your passport.”这里是外国人的专用通道,自然工作人员说的都是英文。

虽然听不太懂,但是看到那人伸过来的手,晴明把护照交给了他。

“Oh,your name is so cool!”看到护照上几个「安倍晴明」,年轻的海关小哥忍不住说了一句,盖完章把护照还给了晴明。

大概是看到笑容吧,晴明笑着点了点头,说了“谢谢。”走到后面去等待他的男朋友,男朋友的妹妹,以及他的崽子们。

———————————

“诶诶兄弟我跟你说,我今天可能没睡醒。”小哥下班以后跟他的朋友一起去吃日式料理。

“怎么了?”

“我今天盖了好几个很cool的护照哈哈哈哈!”

“怎么个cool法?”

“我最近不是在打阴阳师嘛,然后那几个护照的名字,分别是,安倍晴明、源博雅、神乐、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山兔、孟婆、姑获鸟、大天狗和妖狐!!!!!!!”

“.......今天我们别喝酒了吧...”

“为啥?”

“你可能已经醉了....”

—————————————
*①
这些牌子都是真的大家都知道的吧不要喷我因为这是为了满足吃土仙森不切实际的小小愿望;-)

【酒茨】怀崽十月(五)

快是春末,天气潮湿闷热,茨木着一件单衣,坐在繁花盛开的院前,化为人形的鬼手轻轻抚摸着已经明显隆起。


茨木童子现在大概是寮中最无聊的妖怪了,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之前是被禁止上场捏大蛇捏麒麟捏对方的式神,但他至少能在旁边看啊,能看到他的挚友在场上那帅气的身资,那英气逼人的眼眉,那磅礴的气势,还有偶尔瞟到观众席,一闪而过的温柔。


挚友啊啊啊啊!太帅了!!!


但是!茨木现在连观众席都坐不了了,原因是还有两三个月就要生了,身体一点点伤害都不能有,要是一不小心波及到观众席怎么办,茨木就是擦破了个角,我们吞哥都要血洗敌方,一不小心暴走了,连阿爸阿妈都抓着打那就不好了。

于是乎茨木童子就这样被留在寮中,对着庭院摸摸肚子发呆。


突然,茨木的手停住了。


“崽!”茨木朝着隔壁大天狗家喊了一声。


「呼啦!」


拉门被猛的拉开,一个紫色的身影从屋子里冲出来,一跃越过低矮的围栏,落地时后腿一蹬,几乎是瞬间到达了茨木面前。

要是放在以往,这种攻击向的举动,茨木一个小拳拳,不是,一个地狱之手就过去了,可是现在。


“呀啊啊…”妖狐把手从茨木刚刚抚摸的地方拿下,狐耳和蓬松的大尾巴都耷拉了下来。

茨木发出一阵大笑,故作思考地看了一眼焉了的妖狐,“唔…下次再快个0.2秒试一下?”

妖狐摆摆手,叹了口气,在茨木身旁坐下。毛茸茸的大尾巴扫过茨木的手,茨木突然想到什么,一手抱起那炸炸的一团,盖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干嘛!”虽然已经被大天狗时不时的骚扰整习惯了,但尾巴永远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舒服,”茨木顺手撸了两把那漂亮的皮毛,“真羡慕大天狗。”


“羡慕那掉毛狗什么?”


“挚友!”茨木回头,金色的眼瞳闪着光,“挚友你回来了!许久不见挚友身上的妖力更加浑厚了,想必是刚从战场上下来,那种混着硝烟的气息更加衬托出了挚友的王者风范,不过就算是流血的挚友也是无比的迷人呢哈哈哈哈哈哈,挚友不管怎么样都是我最爱的男人,世上最强大的男人!挚友的好我能说上三……唔!”


几乎是吮吸着茨木的舌头,酒吞轻咬了一口茨木饱满的嘴唇,放开茨木,“你太吵了,不就一上午没见吗。”

“挚友呜呜呜!”茨木抱着妖狐的尾巴,憋屈着脸,“一觉醒来发现挚友不见了,刚好又梦见了大江山那年的事情,差点没吓死我。”

酒吞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坐在茨木身边,揉揉茨木毛茸茸的脑袋,顺势将大妖搂在怀里,“让你呆家里瞎几把乱想。”


“喂……”妖狐觉得自己今天应该带套地藏像,他要被暴击死了,“小生的尾巴…要被茨木大人你…撸秃了…”


“啊对不起…”茨木放开了妖狐的尾巴,“但是真的超级舒服啊。”

“真的有那么舒服?”酒吞伸手扯住妖狐的尾巴,“哦,一会帮你捉一只狐狸来。”

“呀!混蛋酒吞松开小生的尾巴!很痛啊!”妖狐像是真的疼了,眼角都有些泛红。


「风袭!」


一道化为利刃的风朝酒吞抓着妖狐尾巴的手砍去,控制着力道没有波及到一旁的茨木,但还是成功让酒吞松了手,代价是差点削掉妖狐的一层毛。

妖狐抱紧自己可怜的尾巴,哭丧着跳到落下的大天狗身后,躲在巨大的黑色羽翼下。

“喂,掉毛狗,你的羽毛把我们的院子都搞乱了。”酒吞被打到了手,心情不爽。


“那汝刚刚对妖狐在作甚。”大天狗冷眼看着酒吞。


天知道他有多不爽,打结界看着对面的妖狐一边对着他突突,一边回过头调戏隔壁的椒图小姐姐,一想到自家那只长得跟着只一样的妖狐就更加不爽,暴风羽刃对着那张脸又暴击不起来,最后还是酒吞把那妖狐轰下去了他才能好好暴击。

回到家里想放松放松,撸撸那条大尾巴,进家门却找不到妖!听到妖狐的叫声从隔壁院子传来,跑过来又看到那红毛杀马特拽着自家崽的尾巴,更是气。


“没什么,就想给茨木做个狐狸抱枕,真皮的那种。”


“才不要啊小生的皮毛可是很真贵的!”妖狐都要吓哭了。


大天狗看了眼躲在自己翅膀下瑟瑟发抖的妖狐,不禁微笑,“那你们找别的狐狸,这只我要,不卖。”


“大…大天狗大人…”妖狐的脑袋从大天狗的羽翼下钻出来,巴眨着一双媚眼。


“吾友!”茨木突然出声到,“我饿了!”


酒吞瞅瞅自己怀里的六星成年大妖怪,都这么老的妖了,饿了还要和他说?不过还真是可爱啊,“别急,眼前这顿狗粮吃完先。”


——————————————


饭♂饱♂酒♂足后.


“挚友哦!”


“干嘛....”


“我好无聊!”


“嗯.”


“我们打一架吧!”


“禁止.”


茨木木的白色炸炸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了下去,酒吞叹了口气,把自家大妖怪揽到怀里狠狠的揉了几把毛。叼着他尖尖的耳朵,热气呼呼吹在上面,舌尖还时不时恶劣地扫过。


“唔....挚友不要....好痒....”茨木缩了缩脖子,这种酥麻的感觉让茨木感觉身上都热了起来,“挚友是要行房事了吗?虽然这里是后院不过挚友喜欢就好了!”


“笨蛋,”酒吞没有停下他的挑逗行为,仿佛茨木的耳尖是世上最香醇的酒,“你都怀孕七个月了我会做那么没有妖性的事情?”


茨木身子都被酒吞舔软了,软趴趴地窝在酒吞怀里,眼神炙热地继续他的吞吹大业,“挚友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挚友的选择怎么可能受世俗所牵连挚友如果想吾不会在意的吾相信吾肚子里与挚友的孩子也会同意的!”


“噗....”酒吞咬了一口茨木的脸,“你说同意他就同意啊,再说本大爷的孩子本大爷也心疼啊,要是本大爷一个不小心伤到了怎么办!”


“不愧是挚友一切都想的如此周到!果然挚友就是吾最爱的男人啊!”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种话来的.....


“茨木啊...”酒吞捂着脸喘着粗气,“本大爷现在就想干你啊....”


“好的挚友我们来吧!”


就在酒吞童子把茨木童子压在他用衣服铺好的地上准备进♂入主题的时候,晴明阿爸从里屋跑了出来。


“崽子们要去现世玩吗!!!”


————————————


“咳...是这样的.....”安倍·被叠满狂气的吞哥打到剩一口气·好不容易被桃花妖奶回来·目前脸还没消肿·晴明坐在椅子上,“今天中午我和博雅去了一趟平安超市,刚刚好欧气牌厕纸正在搞抽奖活动我估算了一下家里的纸巾好像不够用了就买了就那么多然后参与了抽奖,谁想到可能是因为今天我出门的时候粉打得比较好竟然抽到了头奖!!!奖励就是可以带自家的式神去现世玩哦!拿到了现世通行证了!有效期一周有没有崽子跟阿爸一起走?”


“我!”


“不去...”


茨木看了一眼酒吞,眨眨眼睛,声音有点小委屈地说:“既然挚友不去那吾也不去了…吾在家与挚友一起...”


看着茨木微微嘟起的嘴,这家伙大概自己完全没有发觉吧,自己那么可爱。


装作很不耐烦的样子,酒吞伸了个懒腰,手顺手就搭在了茨木的头顶,摆出嚣张的语气,“啊啊,既然你想去本大爷就陪你一起。”


“挚...挚友...!其...其实....”茨木金色的眼瞳瞬间亮了起来。


“本大爷突然就想去了!跟着一起走就好哪那么多废话!”酒吞一副很凶的样子,嘴角却带着遮掩不住的微笑。


“好的!挚友哦哦哦哦哦!”


安倍晴明等人&妖表示他们大概是不存在的:)

哈哈哈哈下了一个来玩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记个梗
酒茨在平安世界呆的无聊了趁阿爸不注意偷偷跑到现世玩然后刚好碰上鬼节所以没有人怀疑接着去了游乐园玩主要是去了鬼屋嗯来了一场鬼屋啪接着鬼屋的工作人员被吓的又相信爱情了(不是 两只鬼很wú不shì要yí脸qiè的打了几炮神♂清♂气♂爽♂离开了鬼屋 在那之后这家鬼屋就被封锁了一天其实是打扫卫生不过这不关他们的事了不是吗
什么东西!!!!!!!
大家别信!!!!!!!

这笔好好玩
简笔天狗耶

p1 仙森我在云之遏宝贝们要不要来给我点个赞啊虽然我很非(⁎⁍̴̛ᴗ⁍̴̛⁎)
p2 SR快齐了所以为什么还是抽不到樱花妖和傀儡师 特别是樱花小姐姐我那么多个非洲小号(喂!)一次都没摸到过(iДi)

所以!!!!!
在云之遏的大可爱们来给我点赞吧!(不要脸!我打死你!)


所以大家都来加我的好友了吗???!

来啊来啊来啊来啊ヾ(✿゚▽゚)ノ

点赞啊点赞啊 开心啊开心啊 嗨皮嗨皮啊ヾ(✿゚▽゚)ノ

【酒茨】怎样让一个深柜不再追求我!!!(二)

*论坛体
*学院!!!
*酒红同级高三 茨球高二学弟
*不管怎么样ooc都是本大爷的
————————————

怎样让一个深柜不再追求我!!!

41 [匿名]:
搂住你卡在这是要被架起来打屁屁的哦

42[匿名]:
wocccc别啊后来呢((((;°Д°))))

43[匿名]:
啊啊啊卡在这种地方!@今天我美吗 @今天我美吗 @今天我美吗 回来!

44[匿名]:
楼主不见了怎么办qwqqq

45 我爱套圈圈:
哦啦!大家!这里有个白头发的人在学校小卖部很可疑哦!

46[匿名]:
什么!我就在小卖部!

47 我爱套圈圈:
[图片]
这个这个这个!看校徽颜色是高二的诶!是不是他啊!

48 牙牙汤:
[图片]
你们看他买了什么!

49[匿名]:
偶凑!这不是情人节特定酒心巧克力!!!?
学校每年情人节当天才会卖的限量!

50 风神也会贴符:
这个…不是我们宿舍的茨木吗?

51[匿名]:
茨木!茨木男神超帅的!

52[匿名]:
是茨木就不太可能是那个学弟了吧…茨木小天使明明超直啊?

53 小生不止突两下:
呵呵,那你们是不懂他,凡人。

54 我叮一下你可能就死了:
崽你和他玩的好,他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

55 小生不止突两下:
啧啧啧那真的是跟他平时的形象差了50场羽刃暴风掉的羽毛连起来的距离。

56 桃花灼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翅膀掉毛不是大义

57[匿名]:
在座的各位可是闻到什么酸臭的味道?

58 翅膀掉毛不是大义:
:)
崽崽
今晚我跟阿姨说你在我家住:)

59 小生不止突两下:
艹艹艹!对不起狗子!
咳 要说茨木有什么不同 那就得从他的那个朋友说起了。

60 桃花灼灼:
排排坐听故事。

61 小生不止突两下:
茨木木和小生是高中认识的,现在依然同班。也许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好看所以我们俩还挺聊得来。要知道我们平安京高中可是人与妖共同学习的第一学府,所以要赞美茨木的话,他的确是个非常强大的妖怪,成绩好力量又很强长得也好看身材也棒简直妖孽,bbbbbbbbuttt!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痴!汉!!!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看到他冷酷的双眸,唇形好看的薄唇带着一丝嗜血那种高冷的让人折服的强大气场,还有那看上去就像是因为和道上的妖怪斗殴而骨折的手臂,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好惹的家伙。结果,新生会议一开完,事情都布置完之后,这家伙非常霸气的含着一根草莓味真○棒就冲上了六楼!
我当时就哦哦哦哦哦哦哦!那是高二的地盘!!!!这是要开学第一天就猛虎占山为王了嘛!!!!
然后,我不惜冒着被某个掉毛风纪委员兼学生会会长抓回去吊♂打的风险,偷偷跟了上去。
然后....
就看见两个死给互舔真○棒并且露出了很色♂情的表情这一幕:)
艹,灯姐你的灯太亮了调一下吧:)
至于我怎么和茨木木变成朋友的省略省略,重点是这家伙三句不理挚友啊!艹!是两句不离挚友啊!
在熟人面前简直就是挚友吹神啊!
什么挚友是最强大的鬼,只有是不可超越的男人,挚友的强大令他折服膜拜,挚友的好他能说上三天三夜不重样,他要与挚友狠狠打一架然后败给他让他支配他的身体!
我:支配你的身体??!!!!哪个支♂配法????
总之大家不要被他平时的模样给骗了!
茨木童子!
就是个!
痴汉!

62[匿名]:
我平时看到的...不会是假茨木吧?

63 Let it go:
这是...隔壁班的茨木?

64 红缨狐媚:
woc.......?

65 风神也会贴符:
啊啊...是这样的...这家伙在宿舍也是...上次看到他在看什么笔记...凑过去瞄了一眼...封面上他狂狷的字体:挚友金典最强语录
我......

66 我爱套圈圈:
真的...痴汉啊...喂...茨木往六楼去了...你们...要不要去...救一下楼主...

…………………………

78 我叮一下你可能就死了:
大家别水了!最新战况!他们要在走廊打起来了!

79 桃花灼灼:
啊啊啊!樱花樱花@落樱缤纷 快来奶!!!

80 落樱缤纷:
诶?小草不是在那里吗?

81 小生不止突两下:
草爸爸是奶吗!!!?你第一天来!!!!?

82 我叮一下你可能就死了:
小狐狐~:)

83 小生不止突两下:
咿呀呀啊啊啊!!!!@翅膀掉毛不是大义
掉毛狗快来救小生!

84 翅膀掉毛不是大义:
今晚回家吗?

85 小生不止突两下:
不回!嘤嘤嘤!不回!

86 翅膀掉毛不是大义:
好的√

87[匿名]:
喂...你们...谁去救救楼主啊?

88 今天我美吗:
踢翻了楼楼上的狗碗然后回答楼上并不用担心因为他们俩已经打起来了楼主很机智的已经逃离了现场并在安全处观看战况√

89 一目连:
穿好地藏老师的防弹衣的我现在来给大家现场转播。

90 草亡川:
喂...一目连?

91 风神也会贴符:
干嘛?

92 草亡川:
啊...啊...哦...

————————————
我知道不能忍受的短小而且吞哥眉毛都没露(不他本来就没有眉毛....呀啊啊!吞哥放下手里的葫芦!)
我会尽快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qwqqq